1. <strong id="b3aau"></strong>
    2. 合規不起訴應向民營企業傾斜

      魏化鵬2022-04-07 21:12

      魏化鵬/文 近日,最高人民檢察院會同全國工商聯專門召開會議正式“官宣”,涉案企業合規改革試點在全國檢察機關全面推開。最高檢張軍檢察長特別強調:“原則上有條件的縣級檢察院,今年都要大膽探索,嘗試辦理幾件合規改革案件。”

      此舉標志著自2020年以來,最高人民檢察院部署啟動的企業合規改革試點進入第三輪,合規改革進入深水區。那么,如何在既往試點經驗的基礎上將改革推向縱深,如何更加有效地監管和保護涉案企業,將成為此輪改革的焦點。

      從前兩輪改革試點的成果來看,對涉案企業進行附條件不起訴,是目前較為理想的制度設計。所謂的附條件不起訴是指檢察機關在涉案企業認罪認罰,積極采取補繳稅款、繳納罰款、賠償被害人損失、恢復原狀等補救措施的前提下,結合涉案企業提交的合規整改方案,經過審核評估,設置六個月到一年的合規監管考察期,并在考察期內設置監管人,在合規考察期屆滿之前,對涉案企業的合規整改情況進行考核驗收,對于按照要求完成制度整改、建立合規管理體系的企業做出合規不起訴的決定。附條件不起訴不僅能夠避免涉案企業因定罪處罰而經營困難,還能使涉案企業在第三方監管的情況下自查自糾、重煥生機。

      合規不起訴應適當向民營企業傾斜。合規不起訴適用的企業對象是廣泛的,無論是民營企業還是國有企業,無論是中小微企業還是上市公司,只要涉案企業認罪認罰,符合相關條件,都可以適用。從目前國內的經濟現狀來看,民營企業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居于重要地位,但其在市場競爭中往往不占優勢,不少方面難以獲得平等待遇,同時,民營企業不合規的問題相對較多,新冠疫情對民營企業生產經營的影響也是巨大的。民營企業大多是家族式和合伙制的,一旦企業涉案,往往會導致破產。

      向民營企業傾斜,還體現在保護企業負責人和主要責任人方面。我國刑法對單位犯罪主要采取雙罰制,例外采單罰制。雙罰制即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判處刑罰;單罰制是指只處罰直接責任人員,不處罰涉案企業。

      合規不起訴是采用“既放過企業又放過企業家”的方式,還是采用“放過涉案企業,嚴懲責任人”的方式,理論界和實務界素有爭議。民營企業的主要負責人往往是白手起家,屬于企業的靈魂式人物,一旦被羈押或判處刑罰,企業往往就會停工停產甚至破產倒閉,這在中小微民營企業中尤其如此。民營企業與其負責人往往密不可分,后期對企業進行合規整改,離不開企業負責人的親力親為。因此,合規不起訴向民營企業傾斜,還體現在對民企的主要負責人,應依法將從寬幅度放寬一些,盡量不捕、不訴、不押,要杜絕“辦一個案件搞垮一個企業”的現象,幫扶民企做成“百年老店”而非“曇花一現”。

      但合規不起訴向民營企業傾斜,不意味著一味放寬,為防止出現以錢買刑,企業主犯罪可以不處罰,同罪不同罰等司法不公現象;應嚴格設定企業合規不起訴適用案件的范圍,只有涉生產經營活動的單位犯罪方能適用合規不起訴,其中既包括公司、企業實施的單位犯罪,也包括公司、企業實際控制人、經營管理人員、關鍵技術人員實施的與生產經營活動密切相關的犯罪,實務中較常見的如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污染環境犯罪、侵犯知識產權犯罪、商業賄賂犯罪和信息網絡犯罪等。

      與此同時,行為人的主觀目的應是為了企業的發展,犯罪所得沒有中飽私囊等情形。對于個人為進行違法犯罪活動而設立公司、企業,或者公司、企業設立后以實施犯罪為主要活動,以及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等情況,不能適用合規不起訴,不能為了湊數而辦案。

      涉案企業合規不起訴是一場意義深遠的司法改革,也是一次偉大的司法理念革新,預祝其建章立制,行穩致遠,普惠廣大市場經濟主體。

      (作者系上海政法學院犯罪學教研室副主任)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
      免费高清理伦片A片试看
      1. <strong id="b3aau"></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