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4tjme"><address id="4tjme"></address></strong>
      <video id="4tjme"><menuitem id="4tjme"><li id="4tjme"></li></menuitem></video>
      <cite id="4tjme"></cite>
      <track id="4tjme"><menu id="4tjme"><em id="4tjme"></em></menu></track>
    1. <ruby id="4tjme"><menu id="4tjme"></menu></ruby>

    2. <wbr id="4tjme"><menuitem id="4tjme"></menuitem></wbr>
    3. <ruby id="4tjme"><optgroup id="4tjme"></optgroup></ruby>

        《燕丹子》研究:刺秦非為私仇

        丁雨秋2022-04-07 13:06

        丁雨秋/文 《燕丹子》是一部生動描寫戰國末年荊軻刺秦王這一事件始末的雜史著作。作為中國小說發展初期的作品,《燕丹子》以其波瀾壯闊的歷史背景、慷慨悲壯的情感基調、曲折多樣的敘事方式、個性鮮明的人物形象和華美古雅的語言風格,呈現出不同于早期古典小說粗陳梗概的另一番景象,在中國小說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明人胡應麟稱之為“古今小說雜傳之祖”。

        《燕丹子》一書,《漢書·藝文志》不載,最早著錄于《隋書·經籍志》小說類,不著撰者,《新唐書·藝文志》和《舊唐書·經籍志》皆題“燕太子撰”,之后幾無傳本。今本是由四庫館臣從《永樂大典》中輯出,孫星衍得抄本???、刊刻后方流傳至今。由于年代久遠、流傳不廣、文獻缺失等各種原因,《燕丹子》的編撰者和成書時代都不甚明了,這些也成為學界關注和討論的熱點,并且已經取得了不少有價值的研究成果。然而,目前的研究基本都是單篇論文,圍繞某一問題進行相關的勾索辨析,或考辨真偽,或考證成書時間,或討論與《史記·荊軻傳》之關系,或分析藝術成就,尚未出現全面、系統的學術著作,葉崗教授撰寫的《<燕丹子>研究》一書(以下簡稱《研究》)正填補了這一缺憾。作為迄今為止《燕丹子》研究的第一部專著,該書以問題為導向,扎根文本,結合歷史材料和文獻考據,圍繞《燕丹子》與《史記·荊軻傳》《戰國策·燕太子丹質于秦》之關系、文本對讀、成書問題、文學成就、小說史地位等方面分五章進行了系統研究,材料豐富翔實,眼光精準獨到,論證深刻透辟,將《燕丹子》的研究又向前推進了一大步,亦可作為早期小說研究的范本,對當下以及未來的研究都有極大的啟發意義。

        燕丹子研究

        《燕丹子》研究

        葉崗 / 著
        中華書局
        2021年11月

         

        《研究》具有極強的問題意識,全文五章十五節都是在問題的引導下環環相扣、步步深入,在不斷地提出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將有關《燕丹子》的各種學術性問題解釋得十分清晰透徹??v觀全書,大約可分三個層次的“問題”:一是《燕丹子》研究中的最重要四個“大問題”,即與《史記》《戰國策》之關系問題、成書問題、文學性問題以及評價性問題。這四個問題既是出發點,又是最終歸宿,起著統攝性作用,它們相對獨立,卻又彼此貫通,前一問題的解答往往或直接或間接地影響著后面問題的結論,堪稱《研究》背后的四大支柱。二是由四大主要問題所引出的“中問題”,它們是作者分析解決“大問題”的步驟和過程,如將《燕丹子》《史記·荊軻傳》《戰國策·燕太子丹質于秦》之關系問題分解成了《史記·荊軻傳》是太史公創作還是編纂、《戰國策》和《史記》所載荊軻刺秦故事有什么關系以及《燕丹子》與這兩個歷史文本有何關系三個子問題;在回顧各種說法之后,將成書問題歸結為《漢志》無載問題和《燕丹子》《史記》的成書先后問題;將文學性問題解剖成主題思想、人物形象、藝術風格三方面的問題;將評價性問題分裂為中國小說史起點問題和中國古代“小說”概念和標準問題,從而準確具體地評價了《燕丹子》在小說史上的地位。三是逐步推進“中問題”解析進程的各種小問題,它們是促成《研究》不斷取得階段性突破的動力源泉。以第一章為例,先是從《史記·荊軻傳》結尾處“太史公曰”一段出發,生發出三個小問題:對天佑太子丹與刺傷秦王兩個細節的取舍問題、傳記材料是來自口說材料還是別有所本、該傳記的作者是司馬談還是司馬遷。在此基礎上,又引申出《史記》的材料來源、纂修方法和《荊軻傳》的編纂情況、劉向編?!稇饑摺凡牧蟻碓?、曾鞏重?!稇饑摺窌r對劉向編訂本有無改動和增入等問題。通過對這些小問題的逐個擊破,最終得出結論:《史記·荊軻傳》成于太史公編纂,且三個文本之間不存在因襲關系,文本的大同小異是因為所依據的“源材料”相同或相近。這種對各個層次的問題不斷剖析、層層遞進的行文模式,使得最終的結論水到渠成又具有很強的說服力。

        《研究》極重文本材料,始終立足文本展開論述、分析論題、得出結論,同時善于以一種整體性、全局性的眼光看待問題,從而避免了推論的偶然性和片面性,增強了結論的可靠性。第一,有感于前人對三個文本段落式、局部性的對比分析可能會傷害結論的準確性,《研究》用兩節的篇幅對《燕丹子》與《史記》《戰國策》進行了全文對比解讀,并且通過表格的形式呈現出來,使得三個文本之間的異同一目了然。作者還對每一部分的對比內容做了十分詳盡的解讀,同時以統計主要人物的稱呼情況、麹武之身份等作為輔助和補充,揭示了文字表述背后更為深刻、本質的內涵。如太子丹以書信向麹武問計這一情節,《史記》不載,《戰國策》一句話帶過,《燕丹子》卻以245個字的篇幅描寫,這一詳細描述實際上包含了太子丹敘寫信緣起、受辱之痛、復仇之計、哀嘆國之將滅四個層次的內容,既推動了情節的發展,又豐富了人物形象,還奠定了復仇的主題,展現出作為小說的《燕丹子》全然不同于傳統史家載錄的獨特個性。第二,對比《燕丹子》與《三國演義》第四十三回之“諸葛亮舌戰群儒”的文本相似度,揭示了《燕丹子》對后世小說的深遠影響,高度評價了它的小說史地位。第三,作者推測《燕丹子》的編作者或為漢初的鄒陽,以《獄中上梁王書》《酒賦》《上吳王書》三個作品的文本內容為中心展開論證,通過對文本的內容、文意、語言表達形式等多方位的分析,發現鄒陽不僅對荊軻刺秦故事了然于心,在作品中提到的人名和細節都與《燕丹子》完全一致,而且其作品之文意、語言結構、語言表達方式等皆與《燕丹子》近似。在此基礎上,又從《漢志》存目的分析、時代環境、鄒陽的人生經歷、性格特征等方面強化了鄒陽與《燕丹子》的聯系,證明了鄒陽編作《燕丹子》的可能性與合理性。這一推斷是《研究》的重要成果之一,也是發前人之未發的新觀點,作者在文本中尋找種種證據,并作抽絲剝繭的分析,言有所依,論有所據,絕非憑空臆想的無根之說。這一發現雖非定論,無疑可備作一說,將有關《燕丹子》成書問題的研究引向更加廣闊的境地。

        《研究》論斷審慎嚴謹,廣采各家之說,并作逐一辨析,絕不作妄斷,或通過材料分析進行觀點的辯駁,或在各家說法的基礎上獨出機杼,或進一步揭示某些說法的內蘊。首先,關于《燕丹子》成書時間的問題,歷來說法眾多,莫衷一是,作者詳細羅列了戰國說、秦漢說、東漢說、唐以前說等諸種說法,認為諸家論證的材料相對集中,觀點的差異性來自于對材料理解的巨大差異。因此,《研究》從關鍵性材料入手,主要反駁了東漢說與唐以前說。通過《論衡》與鄒陽《獄中上梁王書》的文本對比,指出《論衡》的辯論對象很可能是漢初的鄒陽,從而提出了《燕丹子》成書于漢初的看法。其次,關于歷代對荊軻刺秦事及《燕丹子》的評價問題,大致有兩種截然相反的觀點:一派否定了這一事件的歷史價值,懷疑太子丹驅使刺客不過是為報一己私仇,進而認為荊軻等人僅是一群愚蠢莽漢,刺秦事件的價值與荊軻等人存在的意義被全面否定與消解;另一派肯定了太子丹、荊軻等人為國舉事的正義性,認為刺秦并非出于私仇,而是在秦吞六國事實下的公仇與國仇。

        《研究》分析《燕丹子》的主題意向,明確指出刺秦之舉乃是出于群體之正義,合乎天理人情,更進一步說明,這一主題是以公羊學的復仇觀念作為思想基礎。還有,關于中國小說發生期問題,前人已經提出了唐代說、魏晉說、漢代說、戰國說、先秦說五種主要的觀點,《研究》不囿于前說,將小說發生期的上下限分別定為戰國時代、西漢末,體現出一種歷時性、發展性的小說觀。

        此外,《研究》放縱而不離主旨的論說形式、注重宏觀與微觀相結合的考證模式、對結構的合理安排、對歷史著錄的仔細梳理、對大量佚文的詳細探析、對全文的精心結撰,以及流淌在字里行間的充沛的文氣、真摯的情感、理性的省思都令人印象深刻。

        綜而論之,作為中國早期小說——《燕丹子》的最新研究成果,《研究》以科學的研究方式、宏大的學術視野、扎實的文獻考據,全面探索了一直以來圍繞著《燕丹子》的學術議題,這不僅對《燕丹子》的后續研究大有裨益,也為中國早期小說的研究提供了一種足資借鑒的范本,其學術價值自有公論。

        (作者系首都師范大學文學院博士研究生)

        免费高清理伦片A片试看

          <strong id="4tjme"><address id="4tjme"></address></strong>
            <video id="4tjme"><menuitem id="4tjme"><li id="4tjme"></li></menuitem></video>
            <cite id="4tjme"></cite>
            <track id="4tjme"><menu id="4tjme"><em id="4tjme"></em></menu></track>
          1. <ruby id="4tjme"><menu id="4tjme"></menu></ruby>

          2. <wbr id="4tjme"><menuitem id="4tjme"></menuitem></wbr>
          3. <ruby id="4tjme"><optgroup id="4tjme"></optgroup></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