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ong id="b3aau"></strong>
    2. “呈現陣陣暖意”的中國經濟,還有哪些坎要過?

      宋笛2022-03-15 22:08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宋笛

      一、暖意在何處?

      3月15日出爐的1-2月經濟數據超過預期,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國民經濟統計司司長付凌暉在國新辦的新聞發布會上用了“中國經濟呈現了陣陣的暖意”一語形容。

      “暖意”主要體現在三點:

      一是規上工業數據的亮眼,1-2月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7.5%,比2021年12月份加快3.2個百分點,比2021年兩年平均增速加快1.4個百分點。

      二是投資數據的亮眼。1-2月份,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50763億元,同比增長12.2%,以增速論,除2021年上半年因前一年低基數有兩位數的增長外,上一次中國投資兩位數增長還在2015-2016年。

      三是消費數據的亮眼。在持續低位增長后,1-2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74426億元,同比增長6.7%,比2021年12月份加快5.0個百分點,比2021年兩年平均增速加快2.8個百分點。進一步拆分,其中反映消費升級類的限額以上單位增長更為突出,金銀珠寶類、家用電器和音像器材類、文化辦公用品類商品零售額分別增長19.5%、12.7%、11.1%。

      在上述三個亮點外,前兩個月的進出口維持高位增長,服務業持續恢復,調查失業率和就業也在穩定狀態。

      這種宏觀的暖意與政策一季度的發力是分不開的,此前的多次會議和相關政策已經顯示了政策穩一季度的決心。

      二、微觀主體的感知差異從何處來?

      部分微觀主體可能難以完全感受到1-2月宏觀數據的“暖意”,其原因在于1-2月政府投資、上游產業和規模以上產業更加活躍,暖意的傳導尚需時間。

      工業的三大門類中,作為上游的采礦業數據顯示了不同尋常的高速增長。規上工業增加值中,采礦業增加值同比達到了9.8%,超過制造業增長,而此前數年全年增加值大約在5%左右,同期增加值增速普遍在1%或保持負增長的態勢。采礦業的投資也增長迅速,1-2月采礦業投資增長21.1%,超過了制造業增速的20.9%,這一增速甚至超過2021年同期增速——2021年基于2020年的低基數,1-2月采礦業投資增長為15.8%。

      與上游產業相比,中游、下游的裝備制造業、消費品制造業工業增加值也普遍出現增長,但增長幅度部分低于上游產業。

      對于微觀企業而言,利潤對于宏觀溫度的感知影響更為直接。盡管2022年1-2月工業企業效益的數據要等到3月27日才公布,但從去年的數據依然可以看出一些跡象。

      2021年中下游產業的工業增加值要普遍高于采礦和原材料工業等上游產業,但在利潤總額增速上則遠不及,其中一些產業增長不足1%,部分產業出現負增長態勢。

      上游與下游的分野也囊括了部分國有控股企業和私營企業的區分,如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所述“國有企業多處于產業鏈上游,在基礎產業和重型制造業等領域發揮作用,民營企業越來越多地提供制造業產品特別是最終消費品”。

      盡管按照3月15日披露的數據,2022年1-2月,私營企業工業增加值增速要快于國有企業(私營企業增長8.7%,國有控股企業增長5.9%),但如上所述,按照2021年增長判斷,利潤上可能依然有較大差異。

      2021年國有控股企業產業增加值要低于私營企業——前者為8%,后者為10.2%,但全年國有控股企業利潤同比增長56%,私營企業利潤同比增長為27.6%。

      此外,高技術制造業和裝備制造業延續較快增長態勢。1—2月份,高技術制造業、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分別增長14.4%、9.6%,增速較上年12月份分別加快2.3、3.4個百分點。對于高技術含量的制造業企業,感知溫度會更加明顯。

      從這個角度,盡管工業整體穩步增長,但部分微觀主體對溫度的感知可能要等待進一步利潤復蘇。

      在投資領域,從去年四季度1.2萬億元的地方政府專項債到提前下達的2022年新增專項債限額1.46萬億元,從這個角度,1-2月投資的快速回暖是2021年四季度打下的基礎。

      從投資數據來看,來自財政資金的拉動力量更為突出,大項目拉動力量更加突出。1-2月份,固定資產投資資金來源中,國家預算資金同比增長33.9%,自籌資金增長13.2%。此外,1-2月份計劃總投資在億元及以上的大項目完成投資增長15.8%,對全部投資的貢獻率接近60%。1-2月份新開工項目完成的投資超過60%。

      財政發力顯著的提高了國有控股企業的投資增速,2022年1-2月國有控股企業投資增速達到14.1%,民間資本增速則為11.4%,如果與此前數年相較,國有控股企業固定資產投資增長更為明顯,2021年、2019年、2018年同期國有控股企業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分別為2.9%,5.5%和9.2%。

      在制造業企業規模中,大、中型制造業景氣度更高。大、中型企業2月的PMI值分別為51.8%和51.4%,比上月上升0.2和0.9個百分點,均高于臨界點;小型企業PMI為45.1%,比上月下降0.9個百分點,低于臨界點。

      付凌暉表示,規下工業生產還存在一定的壓力。在制造業PMI當中,小型企業PMI連續多個月處于較低的景氣區間,在一定程度上會拉低整體工業增長增速,對工業增長我們還要保持一份清醒。

      基于上述結構性差異,不同市場主體對于經濟暖意的體驗可能會有程度和時點的不同。

      三、“坎”在何處?

      1月10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中國務院常務會議用了“爬坡過坎”一次描述中國目前的經濟狀態,1-2月的暖意顯示了爬坡向上的趨勢,但仍不可忽略的是經濟中的“坎”。

      在數據披露前一天,即3月14日國務院常務會議中對于中國經濟現狀描述的基本定調依然未變,會議強調,“當前經濟運行面臨新的下行壓力,困難挑戰增多。”

      綜合1-2月的宏觀數據以及政策層的表述,中國未來一段時間的壓力可能來自于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大宗商品價格的上漲。受到國際形勢的變化,原油、天然氣等大宗商品的價格快速上漲, 2月份,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出廠價格上漲41.9%,漲幅比上個月擴大3.7個百分點。有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出廠價格價格上漲20.4%,擴大0.6個百分點?;谀壳皣H市場的漲勢,3月份的增速大概率維持在高位。

      上游價格的增長對于工業的影響已經開始顯現,2月制造業PMI指數中價格指數漲幅較大。主要原材料購進價格指數和出廠價格指數分別為60.0%和54.1%,高于上月3.6和3.2個百分點,兩個價格指數均連續兩個月明顯上升,制造業市場價格總體水平漲幅擴大。從行業情況看,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有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等行業兩個價格指數均繼續位于60.0%以上高位區間,相關行業原材料采購成本不斷增加,產品銷售價格同步較快上漲。

      盡管目前PPI同比增速已經連續多月放緩,但環比增速則從2022年1月已經開始上翹。

      3月14日國務院常務會中應對措施的第一條即“密切跟蹤國際局勢變化、主要經濟體宏觀政策調整、大宗商品市場走勢等和對我國的影響,不斷完善應對舉措,確保經濟增長、就業、物價等穩定在合理區間。”

      其二是就業的壓力。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中,關于就業部分的措辭與2021年有所變化。在城鎮新增就業目標和調查失業率目標基本未變的前提下,政策的描述從“繼續給予必要的財稅、金融等政策支持”變為“財稅、金融等政策都要圍繞就業優先實施”,可見其中壓力。

      1-2月的就業數據整體穩定。1-2月份,全國城鎮新增就業163萬人。2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5.5%。分年齡段,2月份25-59歲就業主體人群失業率為4.8%,比上年同期低0.2個百分點; 16-24歲青年人失業率維持在15.3%,與上月持平,其中,20-24歲大專及以上人員失業率比上月下降1.8個百分點。

      基于1-2月的回暖形勢,就業情況特別是青年人的就業情況依然有進一步改善的空間,但是如付凌暉所說,“就業總量壓力和結構矛盾還存在。今年高校畢業生將達到1076萬人,總量創歷史新高。同時,就業結構性矛盾仍然比較突出,高技能人才短缺,大齡低技能人才求職難,企業招工難和勞動者就業難并存。”

      其三在于服務業恢復的基礎依然不牢固,保中小微企業還要加力。1-2月全國服務業生產指數同比增長4.2%,雖然比2021年12月份加快1.2個百分點,但比2021年兩年平均增速回落1.8個百分點。

      1-2月份,房地產行業生產指數同比下降3.1%,降幅比上年12月份收窄1.2個百分點,其下行態勢雖然有所減緩,但依然在持續,房地產相關的水泥、鋼鐵等相關產業在1-2月的經濟數據中也呈現了一定的收縮態勢。

      1-2月份,批發和零售業生產指數同比增長5.9%,比上年12月份加快4.7個百分點;住宿和餐飲業生產指數同比增長8.2%,但在目前多地疫情散發的情況下,住宿、餐飲等接觸性服務業的發展勢必會受到影響,這對于3月份的服務業數據可能會帶來諸多負面影響,更重要的是,對于服務業中的眾多中小微市場主體,無疑是又一次沖擊。

      “他們底子本來就薄,而且可以說是精打細算、日清月結的經營,很多困難積累起來讓他們難以支撐。幫助他們實際上也是支撐就業,因為僅1億個體工商戶就帶動了近3億人的就業,如果等苗枯旱透根了,再幫他們就來不及了。所以我們一定要看到‘秤砣雖小壓千斤’,得給他們及時的扶持,”3月11日上午,十三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閉幕后,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民大會堂三樓金色大廳出席記者會并回答中外記者提問時表示。

      在上述壓力外,諸如規下制造業景氣度的下滑、外貿增速放緩的可能、投資發力持續性的挑戰等等一些因素也難以忽略。“三重壓力”之下,要扭轉預期還需要更多政策和市場主體更多的努力——3月15日宏觀數據披露當日,A股三大股指低開低走,走勢低迷。其中滬指跌破3100點,收跌4.95%,不僅創下年內最大單日跌幅,也創下了自2020年7月3日至今逾20個月以來的指數新低。

      1-2月宏觀數據的“暖意”顯示的是中國經濟在持續恢復,發展韌性強、潛力大、動力足的特點依然顯著。

      但正如付凌暉所說:“當前全球疫情擴散蔓延,世界局勢動蕩不安,地緣政治沖突加劇,外部不穩定不確定性在加大,國內經濟恢復仍不均衡,部分地區散發疫情的影響仍在持續,行業企業地區有所分化,企業成本上升的壓力仍在加大,小微企業經營困難仍比較突出,經濟持續恢復的基礎尚不牢固,后期走勢仍待觀察。”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科創新聞部主任兼高級記者
      主要關注于科技類、創業類產業政策、創投領域以及交通物流領域。擅長深度報道和人物特寫。
      免费高清理伦片A片试看
      1. <strong id="b3aau"></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