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4tjme"><address id="4tjme"></address></strong>
      <video id="4tjme"><menuitem id="4tjme"><li id="4tjme"></li></menuitem></video>
      <cite id="4tjme"></cite>
      <track id="4tjme"><menu id="4tjme"><em id="4tjme"></em></menu></track>
    1. <ruby id="4tjme"><menu id="4tjme"></menu></ruby>

    2. <wbr id="4tjme"><menuitem id="4tjme"></menuitem></wbr>
    3. <ruby id="4tjme"><optgroup id="4tjme"></optgroup></ruby>

        近藤大介:沒有戰爭的世界

        近藤大介2022-03-10 16:37

        (圖片來源:東方IC)

        近藤大介/文 人類究竟要到什么時候才能徹底停止戰爭?

        這個問題,似乎從地球上出現人類文明的那一刻開始,就一直存在。在面對這個問題的時候,人類歷代祖先都無一例外地發出了一聲嘆息:“肯定不是現在。但是,將來人類一定會進步,一定會建立一個沒有戰爭的、和平的、幸福的世界!”

        然而,遺憾的是,直到2022年3月的此時此刻,古今中外所有前人的殷切期望,仍然沒有實現。

        回想過去,我們不難發現,人類的歷史就是戰爭和動亂的歷史。人類之所以會不斷的陷入戰爭和動亂的狀態之中,我認為這與人類的DNA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智人(現代人的學名)是在擁有46億年悠久歷史的地球上生存的最新系生物,因此具有46億年生命體進化所積累的DNA。

        這就是所謂的“生存本能”。但是,這種本能很容易變成“斗爭本能”,從身體的某個部位一定會發出內在的聲音:為了讓自己生存下去,就必須打倒周圍的他人!我們也可以把這種本能稱作“弱肉強食的本能”。

        19世紀俄羅斯作家費奧多爾·陀思妥耶夫斯基筆下人物“佐西馬長老”(《卡拉馬佐夫兄弟》(1879年))曾說過:“人們一定會互相殘殺,一直殺到世上只剩下最后的兩個人為止。就連這最后的兩人由于驕傲也不能克制。于是,那最后的人將殘殺那倒數第二個人,然后再自殺了事……”換句話說,人類這種生物,一定會相互廝殺直到只剩下最后一個人。1881年,陀思妥耶夫斯基留下這個令人毛骨悚然的預言,然后悄然離開了人世。

        與陀思妥耶夫斯基并稱“俄羅斯文豪”的列夫·托爾斯泰,也是一位對人類和戰爭進行過深入考察的作家。在其創作的以1812年衛國戰爭(拿破侖戰爭)為中心的長篇小說《戰爭與和平》(1869年)中,托爾斯泰這樣寫道:“戰爭不是請客吃飯,而是生活中最丑惡的事情。我們應當充分了解這一點,不要把戰爭當成兒戲……”托爾斯泰是一位理想主義者,在20世紀堅決反對日俄戰爭(1904至1905年),于1910年離世。

        為了讓20世紀成為“和平的世紀”,我們的前輩們從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開始,舉辦了兩項國際性的活動。

        其一,以法國人皮埃爾·德·顧拜旦男爵為發起人的“和平的慶典”奧運會。第一屆奧運會于1896年在希臘文明的中心雅典舉辦,此后每四年舉辦一次。顧拜旦男爵表示,奧運會的意義不在于必須取得勝利,而在于參與。換句話說就是,人類應該重視的不是斗爭本能,而是相互合作的精神。

        其二,根據瑞典化學家、發明家、工程師阿爾弗雷德·貝恩哈德·諾貝爾的遺言,自1901年開始設立“諾貝爾獎”。諾貝爾將自己發明的炸藥用于礦山開采,從而獲得了巨額的財富。但是,隨著自己的發明被用于戰爭,他漸漸意識到“所有尖端技術都被用于戰爭”。因此,一生未娶的諾貝爾想要用自己的巨額遺產為后世的和平做出貢獻。

        20世紀就這樣拉開了序幕,但人類的種種作為卻一直和顧拜旦男爵與諾貝爾的“愿望”背道而馳。眾所周知,20世紀發生了兩場被稱為“世界大戰”的戰爭。其他大小的戰爭也在世界各地不斷發生。所以,20世紀是名副其實的“戰爭世紀”。

        20世紀末,美國哈佛大學教授薩繆爾·亨廷頓撰寫的《文明的沖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1996年)一書風靡全球。亨廷頓教授在書中預言,21世紀將成為“基督教文明VS伊斯蘭教文明”的“沖突世紀”。

        這一預言在2001年就在“9·11事件”中得以應驗。美國小布什政府以“中東民主化”為目標,發動了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然而,結果卻是引發了中東地區的進一步混亂。

        亨廷頓教授在2004年(離世4年前)出版了《我們是誰:美國國家特性面臨的挑戰》一書。這部遺作滿載著他對美國的拳拳熱愛之情,在分析美國的過去和現在的同時,他預言21世紀美國的關鍵詞將會是“分裂”:“在二十世紀結束時,對于國家特性和國民身份的重要性以及美國在世界上應起的作用這樣一些問題上,美國精英與公眾之間存在著重大意見差距。相當多的精英人士日益脫離了民眾,美國公眾對政府日益感到了失望。”最后,亨廷頓得出了如下結論:“由于人們看到了美國又容易遭受襲擊,需要大力確保本土安全,認識到美國是生存在一個大體上不友好的世界之中,這樣就會更加關心國家的安危,從而使美國人的國家認同感進入一個新的不同的階段。”也就是說,在21世紀,無論什么地方發生戰爭,美國都不會介入。所以,我們所看到的21世紀的世界,就是一個“被美國無視的世界”。

        另一方面,在21世紀迅速崛起的中國又將如何呢?

        3月5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發表政府工作報告時指出:“我們要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推動建設新型國際關系,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推進落實全球發展倡議,弘揚全人類共同價值。中國始終是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愿同國際社會一道,為促進世界和平穩定與發展繁榮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能給世界帶來和平的大國”,是全人類的共同期望。與此同時,盡管期望可能會落空,但我仍然衷心的期望,21世紀會成為一個“人類停止戰爭的世紀”。

        日本《現代周刊》副主編
        免费高清理伦片A片试看

          <strong id="4tjme"><address id="4tjme"></address></strong>
            <video id="4tjme"><menuitem id="4tjme"><li id="4tjme"></li></menuitem></video>
            <cite id="4tjme"></cite>
            <track id="4tjme"><menu id="4tjme"><em id="4tjme"></em></menu></track>
          1. <ruby id="4tjme"><menu id="4tjme"></menu></ruby>

          2. <wbr id="4tjme"><menuitem id="4tjme"></menuitem></wbr>
          3. <ruby id="4tjme"><optgroup id="4tjme"></optgroup></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