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4tjme"><address id="4tjme"></address></strong>
      <video id="4tjme"><menuitem id="4tjme"><li id="4tjme"></li></menuitem></video>
      <cite id="4tjme"></cite>
      <track id="4tjme"><menu id="4tjme"><em id="4tjme"></em></menu></track>
    1. <ruby id="4tjme"><menu id="4tjme"></menu></ruby>

    2. <wbr id="4tjme"><menuitem id="4tjme"></menuitem></wbr>
    3. <ruby id="4tjme"><optgroup id="4tjme"></optgroup></ruby>

        職場媽媽一手托兩家

        劉晗2022-03-10 11:57

         劉晗/文 一邊是打工的東家,一邊是繁雜的家事,情勢逼得職場媽媽長出“三頭六臂”一手托兩家,練出“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本事。如此強大的職場人絕非傳說,大概率就是你我身邊的普通人。

        在女性成長過程中,關于婚姻和生育的每一個重要決定都足以影響其一生,若處理失當的話,足以釀成人生危機。在大眾的刻板印象里,女性情感脆弱、容易受傷。然而女性又是不斷嬗變的,從分娩時刻絕望難忍的痛苦,到初為人母掩飾不住的喜悅,從面對家務瑣事從起初的瞬間抓狂,再到逐漸習以為常。當她們以自身弱點武裝自己時,就是她們最強大的時候,也正是世間最偉大的力量支撐她們變身“超人”。在他人眼中,母親強大到無所不能,然而個中滋味冷暖自知。

        電影《愛情神話》里,馬伊琍飾演的角色就鮮活呈現了事業與家庭重壓之下單身職場媽媽的雙面生活,除卻朝九晚五,回家還會迎來第二輪“轟炸”,體力和精神無時無刻游走在崩潰的邊緣。

        也許只有女人才能讀懂女人,女權主義者安·奧克利 (Ann Oakley) 同時也是一位母親,身為社會學家,其研究聚焦于當代女性的核心議題。上個世紀70年代,她采訪了六十多位女性,代表作《看不見的女人:家庭事務社會學》和《初為人母》,即是從她們的真實故事和切身感受中挖掘出的與女性婚姻、生育、養育相關的心路歷程,揭開生育背后女性處境及其隱藏的社會文化和歷史意義。

        職場媽媽

        看不見的女人:家庭事務社會學
        [英] 安·奧克利/著
        汪麗/譯
        南京大學出版社
        2020年月9

         

        當媽的檔期

        身處快節奏的都市生活,羅列在人生日程表上的所有事項都等待被一一勾銷。在職場上站住了腳,衣食無憂且有了安身立命之所,按照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人生就會更上一層樓——尋求歸屬和愛的需要。誠然,婚姻生育對女性的影響要遠遠大于男性,“當代大部分女性會在25歲前生下第一個孩子,這樣30歲前就可以完成懷孕和母乳喂養的人生事項。而女人懷胎十月、撫養子女之時,男人正處于而立之年,面臨著擇業晉升的選擇。為人父母之后,不到35歲,兩性關系就幾乎被逐出家庭生活。這時,女性想要在外追求個人職業是處于不利地位的。”

        尤其在當代社會,對于生育的討論不限于自然層面,而是被賦予了更多的社會意義。面對新生命的降臨,其間有著太多不確定性,就像開啟未知的旅途。因此,“母親”這一新角色的解鎖實屬不易,牽涉著包括家庭在內的公司、醫療、育兒在內的各個環節,而且每個階段都至關重要。

        對于準媽媽而言,首當其沖莫過于接受一套令人不知所措的醫療流程:定期產檢、孕期保健、日常監測……這一系列程序的突然介入免不了舟車勞頓,孕期的各種尷尬也只能自己承受,即便有家人陪伴,也會陷入一種莫名的無助感,時不時就會萌生出焦慮的想法:會不會中途流產,分娩過程是不是像傳說的那樣恐怖,寶寶出生時能否健康安然無恙,身體發現異常往往牽一發而動全身,驚恐萬分。

        除此之外,還會考慮到產后能不能盡快返回職場,適應快節奏的生活,這些都為產后抑郁癥埋下了隱患。懷胎十月期間,準媽媽在家、公司、醫院三地之間多次奔波,還要見縫插針處理工作,兼顧自身的KPI業績,周旋于嚴苛的考勤制度,總之盡量保證和辦公室其他人同等節奏,減少特殊化,這樣才能避免裁員時被優化。如此煞費苦心地經營孕期職場生活,筋疲力盡無心應戰是常有的事,這僅僅是職場媽媽的開始。

        女性究竟在何時解鎖新身份成為母親,是職場人的頭號難題。在新人輩出、競爭激烈的時代,辦公室里的準媽媽,就意味著自動退居二線,無緣出差加班,也代表著暫時放棄升職,至少幾年時間不被重用。她們按下了事業暫停鍵,被他人誤以為轉變了人生賽道,畢竟機會不等人。

        職場女性一旦有了生育決定,就無形之中為了新生命的誕生舍棄了自身的一部分。這樣的損失可能是一時的,隨著產后復出而恢復常態,但也可能難以挽回,事后減薪降職、調離原崗甚至借機裁員的案例不勝枚舉,因此,在一段空檔期之后,是返崗再度發力還是待業在家做全職媽媽,也成為她們未來人生的必然選擇。 

        職場暗藏風起云涌,只要置身于江湖就身不由己。在光鮮里的娛樂圈,年輕時立志做“拼命三娘”,叱咤影壇,遺憾地錯過最佳生育期,老來追悔莫及的女星大有人在,也有孤注一擲敢冒風險的高齡產婦。對于黃金生育年齡的說法也甚囂塵上,安·奧克利有力抨擊了這種偏見,“女性可以平安輕松分娩的黃金時代從來是不存在的,不僅如此,一味地譴責現代產科實踐反而是一種倒退……這也依賴于允許女性做選擇,不僅將決定是否生育的權力交還女性,也將何時何地、以何種方式生育的權力交到女性手中。”不管是有理可依的數據,還是身邊鮮活的例子,都只能成為參考的對象。汝之砒霜,彼之蜜糖,人生軌跡因人而異,選擇在哪一個節點當媽,無論是自身年齡還是外界因素都阻擋不了的事情。

        全天候打工

        如果說孕期的不便制造了障礙無數,那么更嚴峻的問題還在后面。幾乎所有產婦都會有這樣的錯覺,懷孕時私以為“卸貨即完工”,生完后卻感到“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初為人母毫無經驗可言,回想往昔單身生活無事一身輕,再看看眼下需要應對的麻煩和肩負的責任,兩種狀態的落差天壤之別,成就感頓時不復存在,連寶寶可愛的笑容也難以治愈。

        安·奧克利感慨道:“我曾以為孩子是人類的快樂源泉,但我沒有意識到這得有一個大前提:首先你要將孩子哄開心了,而這可能意味著連續幾個月的不眠之夜和自顧不暇。我曾將生育想象成充滿強烈喜悅與成就感的時光,它將自動抵消徹骨疼痛。但當我回憶起初次生育時,那時的自己只是個情緒消極的病人,萎靡不振,孤單又恐懼,只覺得難逃宿命,全無掌控人生的成就感。”

        妻子、家庭主婦、母親,從結婚到生子,女性身上的標簽與日俱增,接受自我身份轉換的關鍵是要守住心理防線,若一時難以適應極有可能引發產后抑郁癥。從換洗尿布、喂奶再到理解寶寶說話等諸多細節,自然成了母親應盡的義務,起初無不令人抓狂,也逼迫她們在逐漸摸索中練就了“預知未來”的本事:“有一種冷叫媽媽覺得你冷”雖是句調侃代溝的玩笑話,但背后確蘊含著深刻的育兒經驗。這也可以解釋公司為何多聘用女性做秘書一職,她們舉一反三,習慣將母性經驗帶入到職場之中,凡事要想在前頭,預先做好規劃和安排,這是身為人母鍛煉出來“預言家”的特殊體質。

        從孕產婦到母親,女性的角色也從被重點保護的對象,降級為一推三六五的“背鍋人”。她們要兼顧家庭和工作,而撫養孩子的重要使命則劃撥到了家務的范疇之中。朝九晚五下班后便進入了一家無薪可付的“隱形公司”,白天掙奶粉錢,晚上帶寶寶,等于為兩個“東家”全天候打工,誰也不敢怠慢,職稱媽媽好像就沒有下班的時候,更別提騰出屬于自己的時間了。

        “身為母親的女人不再屬于自己”的傳統觀念之所以根深蒂固,是因為很多人認為帶孩子、做家務始終是女人擅長的事情。男性肩負起了養家的重任,既然女性無法在職場中獲得一席之地和可觀的報酬,就有理由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養育孩子上,所以在百貨商場、超市、學校附近、輔導班、游樂場或者親子活動,很多時候陪在孩子身邊的都是母親。

        在家庭工坊里,父親扮演著公司老板的角色,而母親則不斷從公司轉場到家庭,像是永遠在聽令的服從者,等著被分配任務,等著發薪、等著孩子長大,等著負重后的解脫,也等著她們循環往復的平淡人生翻盤。而這種被動的姿態并不陌生,從幼年起就伴隨著她們,總有好為人師者對她們指指點點,初為人母時被有經驗的人告知,為了自然分娩、母乳喂養要保持健康作息和飲食,竭力達到媒體宣揚做一名合格母親的標準。

        當一切積極的考量都是基于孩子成長的,母親完全淪為生育、陪伴和照顧的工具人,分娩之后便在家里失了寵,成了無檔期、無休假的長工。孩子的哭聲,灶臺上煮沸的食物,加之工作中無處發泄的火氣,考驗著母親忍耐的極限。被家務折磨得精神抑郁恍惚的母親難逃“絕望主婦”的魔咒,任何種族和階級在這個問題上都無從幸免。

        歸屬與責任

        在當代,生育關乎著個人權力、家庭政治以及社會體系,在有著全世界最高雙職工家庭比率的中國,歸屬與責任之間的博弈很可能爆發家庭革命。職場媽媽為了捍衛自身的獨立,寧可犧牲自己的社交生活也要平衡家庭和事業,跌跌撞撞習以為常。如果她們放棄工作做家庭主婦,看似解決了家里由誰帶孩子的問題,無論丈夫還是父親貌似都可以長舒一口氣了,然而事實上只是一個問題替代了另一個問題,她們始終無法逃脫父權制的壓迫,無關乎她們個人是否有工作。

        雖說男女平等,但在家務和育兒分工上“甩鍋”的情況并不少見。男性大可以工作為擋箭牌,寧可當甩手掌柜,也不主動擔負起養育的責任,不少離婚案件即是以此為導火索。因為在女性身體和生活方式發生改變的過程中,男性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微不足道,畢竟孕期各種反應和不適,當媽之后的身心調節,誰都替代不了。不僅如此,經濟不獨立,身處貧寒家庭的女性還要承受惡劣的生存環境,甚至粗鄙的言行侮辱。

        當然,母親也會因持續工作引發不滿情緒,而且并非所有男士都試圖推諉或者幫倒忙,《看不見的女人——家庭事務社會學》里剖析了男性參與育兒工作的內幕,“男人可以通過參與育兒工作來緩解這一困難,但從女性的角度來看,這種趨勢可能是一種惡化和倒退。男人喜歡的育兒活動,一般是與孩子們玩耍,帶他們外出和哄孩子上床睡覺等。很顯然,他們對撫育孩子的另一面:如工作般、例行常規、不太愉快的體驗,則強烈反感。父親角色的此種擴大 (enlargement) 對于女性來說是個不幸的改變,因為她們從中得不到半點好處,除了暫時有點空閑可以去做家務活。與此同時,她們還失去了一些父母陪同育兒的情感回報。對家務的滿意度可能是有所提高,但這是以犧牲養育孩子的滿意度為代價的。”

        男性以一種出其不意的方式哄孩子,顯然外出瘋玩這樣解放天性的游戲有著四兩撥千斤的效果,與母親教條式的管理相比,活潑的互動更能贏得孩子的好感。在孩子眼中,母親經常把管教他們視為家務的一部分,日久天長對于家事日漸麻木,以清理、收納的心態去處理母子之間本該以情感化著落的關系,亦是不得已而為之。這種情勢下塑造出的“嚴母慈父”形象,對于長期默默付出的女性來說稍顯不公。

        孩子一旦出生,就會成為母親人生的主角。她們可以忍受孤獨、單調的家庭生活,日復一日的勞作和終年累月的牽腸掛肚,

        “媽媽就是廚房,廚房就是媽媽。媽媽真的喜歡廚房嗎?你從來沒考慮過這個問題。對你而言,媽媽從來就是媽媽。你只是把媽媽當成媽媽,你以為媽媽天生就是做媽媽的人。”

        韓國作家申京淑在小說《請照顧好我媽媽》以平等的視角看待母親,在為子女奔波的路上,卸下自己的屬性,而他們長大,她卻蹣跚而行,跟不上步伐,不得不穿越廚房無盡黑暗的隧道,無奈地做殘缺的自己……

        免费高清理伦片A片试看

          <strong id="4tjme"><address id="4tjme"></address></strong>
            <video id="4tjme"><menuitem id="4tjme"><li id="4tjme"></li></menuitem></video>
            <cite id="4tjme"></cite>
            <track id="4tjme"><menu id="4tjme"><em id="4tjme"></em></menu></track>
          1. <ruby id="4tjme"><menu id="4tjme"></menu></ruby>

          2. <wbr id="4tjme"><menuitem id="4tjme"></menuitem></wbr>
          3. <ruby id="4tjme"><optgroup id="4tjme"></optgroup></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