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ong id="b3aau"></strong>
    2. 烏克蘭的中國面孔

      鄭淯心2022-02-26 15:03

      (圖片來源:東方IC)

      經濟觀察報 記者 鄭淯心 謝楚楚 宋笛

      撤離

      當地時間2月24日早上6點多,羅蘭被電話聲吵醒,朋友告訴她戰爭開始了,讓她最好撤離基輔。她趕緊叫家人起來收拾衣服、打包行李,帶著幾個學生,奔往西部。

      北京時間2月2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決定在頓巴斯進行軍事行動,同日,烏克蘭首都基輔等城市傳出爆炸聲。

      就在羅蘭往后備箱裝行李時,一架軍事飛機從頭頂轟鳴而過,羅蘭心中一驚,趕忙啟程上路。“這是我離戰爭最近的一次。”羅蘭說。

      小心翼翼,一路向西,羅蘭看到了坦克部隊在對面逆向而過,沿途的加油站排起了長隊,“只能付現金”。

      直到當晚抵達位于烏克蘭西北部的羅夫諾州,羅蘭才安頓下來,四周靜悄悄的,沒有了槍炮的聲音,但一家人依然睡得心驚膽戰。

      羅蘭對戰爭的爆發早有預期,經歷過2014年烏克蘭革命的羅蘭頗具警覺性,此前數天,她就已經把家里的護照和文件收拾妥當,并儲備了一定的食物和生活用品。

      與警覺的羅蘭不同,一些在烏華人沒有選擇逃離基輔。一位在烏克蘭從事醫藥貿易的華人告訴經濟觀察報,她昨晚一夜沒睡,躲在防空洞里,一直到2月25日下午才敢回家中收拾東西,準備撤僑回國。截稿前,這位華人又回到地下車庫躲避,當地已經實行宵禁,因為車庫信號不好,她在出車庫臨時回復國內長輩信息時才抽空告知記者她的現狀,隨后又匆匆趕回車庫。

      2月22日,中國駐烏克蘭大使館網站發出了一份請中國公民注意安全的提醒,提醒中提及“烏克蘭東部局勢發生重大變化”,2月24日又一次發布該提醒;2月25日,大使館發布緊急通知請擬自烏克蘭撤離中國公民進行登記,通知表示為準備分批包機接返有關事宜,現開始人員登記。

      搭乘包機根據自愿原則。包機派出時間根據飛行安全情況確定,屆時將提前通知。

      李牧之已經下定決心,不打算撤離,他還不清楚大使館會怎樣安排相關人員,比如資費、隔離政策等,他覺得如果要隔離“14+7”天,那還不如留在這里。李牧之樂觀地判斷,目前局勢不太會影響到普通老百姓和居民,回國的必要性不大。

      李牧之是一位赴烏克蘭留學的中國學生。2月24日凌晨四五點左右,睡夢中的李牧之被國內親戚朋友頻繁發來的信息轟炸至醒。在親戚朋友口中得知俄羅斯將對烏克蘭發起軍事攻擊之后,他決定下樓看看具體情況,因為他并沒有聽到任何大的動靜。

      李牧之住在距離基輔市中心不遠的地方。當地時間24日下午,李牧之來到基輔市中心街道,發現一些媒體在做采訪,街上人變少了,除了賣衣服的大型商場、KFC、麥當勞等飲食餐廳關門之外,大型超市、醫院、銀行、藥店未關門。但各個地方都需要排隊。

      在前往市中心了解情況時,李牧之發現地鐵是免費開放的,地鐵上能看到一些人已經打包好行李準備離開,周邊社區出現了少數穿制服的警察,但未看到士兵。他聽說,基輔有些人選擇了去其他城市避難,有些人選擇了在防空洞里面睡覺。“但我們就在家待著,絕大多數人還是在家里待著”。

      王旭就是在家呆著的其中一位,他在烏克蘭的哈爾科夫市,“炮彈不長眼,也不知道安全不安全”,在截稿前一個半小時,還發生了一場持續兩三分鐘的空襲,王旭趕緊把食物轉移到車庫內,地下車庫聚集了很多鄰居。

      此外,烏克蘭已經進入戰爭狀態,按照當地法律,軍隊有權征用車輛,王旭也不打算去其他的城市,“最好還是呆在家里”。

      李牧之的一位朋友住在敖德薩,這也是俄軍所涉之處。聽聞局勢動蕩,李牧之的朋友也拿起了單反相機外出拍攝記錄。

      他告訴李牧之,外面一切安好。

      生計與生活

      直到2月24日,王旭覺得在烏克蘭的一切都在正常進行,盡管與俄羅斯矛盾已經持續了若干年。

      2007年,王旭來到烏克蘭留學,因為“當地的留學費用畢竟低一些”,畢業后,王旭留在了一家中國企業的烏克蘭分公司,從事機床零件貿易,主要做的是俄語區的貿易。

      他的妻子是烏克蘭人,哈爾科夫是一座“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城市,上班之外,周末的時間就是和朋友聚會,在附近的商場轉一轉。

      像王旭這樣,留學并留在烏克蘭的中國人不在少數。

      2009年,因為家里企業和烏克蘭有合作,羅蘭來到烏克蘭留學,畢業后留在了當地,與一名中國留學生相識相愛,走入婚姻。

      羅蘭對教育很感興趣,在大學畢業后,羅蘭和朋友因緣際會下創業,做了一家留學機構,這兩年公司發展還不錯。

      目前,羅蘭一家在基輔買了房和車,兩個孩子也在基輔上學,一個5歲,一個3歲,一家人保持中國國籍。疫情之前,他們一年回中國一到兩次,疫情后回國不太方便。

      戰爭打響后,羅蘭被朋友拉入一些華人互助群,群里互相交換信息提供幫助,比如有人會報安全的防空洞地址,有人要去西部,車上還有空位會在群里問有沒有人要拼車。

      據中國駐烏克蘭大使館發布的信息,在烏中國公民約6000人,包括中資企業、留學生和華僑等,主要分布在基輔、利沃夫、哈爾科夫、敖德薩和蘇梅等地。

      2019年,李牧之曾赴烏克蘭旅游,2021年6月底再次來到烏克蘭留學,雖然這個國家的“昔日輝煌”已不再,但李牧之還是很喜歡它,他決定在這個國家生活一段時間,“烏克蘭人外表生冷,內心火熱”,李牧之說。

      如果戰爭沒有發生,李牧之還能照常約朋友到基輔獨立廣場碰面,在第聶伯河河邊散步。

      但面對如此局面,李牧之并不感到意外。“2014年到現在,他們小規模的戰爭其實就沒停過,只是雙方原來的事態沒發展到這么嚴重。這么多年以來,烏克蘭邊境地區頓涅茨克和俄羅斯的邊境地區,一直在擦槍走火”。

      貿易網絡上的中國面孔

      2021年5月30日,裝載著100個標準集裝箱的中歐班列自廣州白云大朗鐵路貨運站啟程,目的地是烏克蘭第四大城市敖德薩。

      行程全程為8408公里,預計行駛25天,車輛上滿載著割草機、電飯鍋、茶葉等貨物,貨重約646噸,貨值1059萬元人民幣。

      這是華南地區首趟直達烏克蘭的中歐班列,也是中國首列開往敖德薩的中歐班列。自2020年開通以來,中國直達烏克蘭的中歐班列已經開行57列。

      2019年,烏克蘭海關統計,該年一季度,烏克蘭對華貿易占比超過俄羅斯,中國成為烏克蘭的第一大貿易伙伴。

      在2021年,烏克蘭與全球235個國家開展了對外貿易。其中,對中國出口最多,達到80多億元,其中包括1700多萬噸鐵礦石,823萬噸玉米以及300余萬噸大麥;同時又從中國進口了100余億元商品,主要是三輪車、踏板車、踏板汽車等,還包括電話機、殺蟲劑以及箱包日用品等。

      2022年1月14日,新華社剛剛刊發了一篇題為《2021年中烏務實合作取得豐碩成果——訪中國駐烏克蘭大使范先榮》的文章,范先榮在接受采訪時表示,“2021年中烏務實合作在雙邊貿易、生產投資、交通往來等多方面亮點紛呈。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沖擊,雙邊務實合作展現出強勁韌性和巨大潛力”。

      俄烏沖突也讓國內的貿易商也受到了影響。義烏的部分烏克蘭貿易企業已經暫時停擺。義烏小商品城的商戶告訴經濟觀察報,目前市場內不安排做發往烏克蘭的貨品,即使送到了外貿公司也要拉回來,已經在寧波港口的也準備撤回義烏倉庫。

      另一位長期從事對烏貿易的出口企業也收到了對方暫停發貨的通知,“什么時候能恢復,我也預計不到。”他說。

      烏克蘭何時能夠恢復常態?尚無人能夠給出一個準確的信息,但一些華人已經開始懷念此前平凡而日常的生活。“希望早一天能結束,能恢復一切,如常的平靜,對老百姓能正常的生活,我覺得這就夠了。”李牧之說。

      福建商人孫晨來烏克蘭27年了,主要做鞋的批發生意。他判斷戰爭很難短時間停下來,因此如果撤僑包機來了,肯定會考慮先回國的,之后就要看當地的情況了。

      “畢竟在這有車有房的,烏克蘭百姓也好,(生活)已經習慣了,這里也算得上是第二個故鄉。”孫晨說。

      王旭也希望在政局穩定后再回來,畢竟積累的業務資源都在這里,如果要離開烏克蘭,就意味著要重新開始。

      羅蘭一家人都非常喜歡在烏克蘭的生活,不打仗的日子是平凡且幸福的,但她深知,烏克蘭并不是一個太平的國度。

      他們在驅車往西的路上,羅蘭收到大使館的消息,大使館正在統計回國的人數,羅蘭一家人都報名了,目前他們正在等待大使館通知什么時候、以什么方式回到中國。

      “如果需要我們就撤,但戰爭結束后我們還想回來,因為我們的房子、車子和工作都在這里。”羅蘭說。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羅蘭、孫晨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消費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大消費行業的市場發展和公司動向,擅長深度調查報道、高端人物專訪和產業剖析。
      線索請聯系:zhengyuxin@eeo.com.cn
      免费高清理伦片A片试看
      1. <strong id="b3aau"></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