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ong id="b3aau"></strong>
    2. 華潤入局金種子幕后

      李微敖2022-02-18 12:30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李微敖 種昂 從2022年2月16日午后開盤迅速漲停,到2月17日、2月18日,連續兩日漲停,安徽金種子酒業股份有限公司(600199.SH,下稱:金種子),成為了這三日資本市場關注的焦點。

      連續漲停的直接原因在于,2月16日晚間金種子發布的一則公告:金種子(600199.SH)控股股東安徽金種子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金種子集團)之唯一股東阜陽投資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阜陽投發),擬以非公開協議轉讓方式將所持金種子集團49%的股權轉讓給華潤(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華潤集團)之全資附屬企業華潤戰略投資有限公司(下稱:華潤戰投)。

      如果交易完成,華潤集團將間接成為金種子(600199.SH)的第二大股東。

      有知情人士對經濟觀察網記者稱,在2021年下半年,阜陽市與央企華潤集團就金種子集團股權轉讓一事,已基本達成一致。

      2021年9、10月間,經濟觀察網記者亦從部分二級市場人士處聽聞華潤集團將“入局”金種子(600199.SH)之事。彼時,經濟觀察網記者曾向華潤集團董事會辦公室一位負責人求證,回應稱“不知情”。

      上述知情人士也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金種子(600199.SH)是安徽省阜陽市國資實際控股的公司,但是近年來業績表現糟糕,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2019年至2021年,實際已經連續3年虧損。阜陽市為改變此種窘況,積極推動華潤集團入局,并拿出約2億元財政資金,對金種子集團進行改制,包括對部分工作人員編制的調整;同時,計劃今年通過定向增發,將金種子(600199.SH)的控股權,進一步轉讓給華潤集團。

      2022年2月17日,阜陽市財政局(阜陽市國資委,阜陽市財政局和阜陽市國資委為“一套班子兩塊牌子”,合署辦公)企業國有資產管理辦公室一位負責人在回應經濟觀察網記者問詢時表示,阜陽市對于金種子集團改制一事屬實,但資金投入主要是技術改造升級等項目,至于具體資金數額,他不掌握。

      對于今年金種子的控股權是否將通過定向增發的方式轉至華潤集團的問題,這位負責人回答說,“至少目前我手頭還沒有這樣的方案。”

      業績持續下滑 扣非凈利潤連續三年為負

      金種子(600199.SH)公司所生產的金種子酒,為安徽地方名酒,號稱“徽酒四杰”(古井貢、迎駕貢、口子窖、金種子)之一。早在1998年,金種子(600199.SH)即在上交所掛牌上市(彼時公司名為金牛實業,2006年更名為金種子)。

      2012年,金種子(600199.SH)年營業收入達到22.94億元,凈利潤及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下稱:扣非凈利潤)均高達5.61億元,創歷史最高。

      但是從2013年開始,金種子(600199.SH)的業績開始下滑。當時市場人士將此歸因于受到2012年12月中央出臺的“八項規定”的影響。

      金種子

      但是在其他白酒企業業績回升,乃至屢創新高之后,金種子(600199.SH)依然持續萎靡。2017年,其扣非凈利潤更直接轉為虧損。

      2018年,盡管在財務報表上,金種子(600199.SH)的凈利潤相比上一年度有大幅增長,原因卻是在2018年歲末,“原麻紡老廠區土地及附屬物被政府作為棚戶區改造進行征收補償產生收益”,該土地補償款約為9870萬元。

      2019年,金種子(600199.SH)的凈利潤與扣非后凈利潤虧損均超過2億元;2020年,扣非凈利潤虧損1.13億元。

      2022年1月,金種子(600199.SH)發布業績預告稱:預計2021年年度歸凈利潤虧損1.55元到1.85億元之間;扣非凈利潤為虧損1.80億元至2.10億元。

      半年之前 市場傳聞華潤將入局

      知情人士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為改變金種子的窘況,阜陽市開始積極尋找外部戰略投資者。

      “阜陽這樣做也是因為地方財政已經無力繼續向金種子輸血了。在其他地方,不說茅臺、五糧液這些品牌,就是像郎酒、汾酒、洋河等等名酒企業,都是當地稅收大戶,給地方財政支持巨大。結果金種子酒不但不掙錢,還要政府往里面貼錢,所以阜陽急于找出路。”該人士介紹。

      與此同時,央企華潤集團拓展白酒領域的業務,并尋找A股的酒類上市公司牌照。

      2018年,華潤集團透過旗下子公司,成為山西杏花村汾酒廠股份有限公司(600809.SH,下稱:山西汾酒)第二大股東。

      華潤集團有管理層人士曾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華潤本來想做山西汾酒的第一大股東,“但是對方不賣”。

      山西汾酒的第一大股東為山西省國資控股的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該公司至2021年9月末,持有山西汾酒56.56%的股份。

      2021年11月,華潤集團通過旗下子公司收購了山東景芝白酒有限公司40%的股權,成為后者的第一大股東。

      知情人士對經濟觀察網記者稱,在2021年下半年,阜陽市與華潤集團就金種子集團股權轉讓一事,已基本達成一致。

      2021年9、10月間,經濟觀察網記者亦從部分二級市場人士處聽聞央企華潤集團將“入局”金種子(600199.SH)之事。

      而從2021年9月左右開始,金種子(600199.SH)股價走勢離奇,“忽而漲停,忽而跌停”,一度形如“妖股”。

      金種子2

      金種子股價走勢圖(圖片來源:新浪網網頁截圖)

      股價走勢顯示,從2021年9月1日至11月1日,金種子(600199.SH)累計漲幅超過60%,最高達到19.72元/股。而同期的白酒股,如貴州茅臺上漲15.73%,五糧液上漲1.61%;上證綜合指數則是從3543.87點至3544.48點,僅上漲0.39點。

      華潤成為第二大股東 或進一步謀求控股權

      上述人士稱,“當時阜陽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為完成股權轉讓之事,阜陽市拿出約2億元財政資金,先期已對金種子集團進行改制,包括對部分工作人員編制的調整。這筆錢已經掏出去了,如果股權轉讓不成功,那一切都打了水漂。”

      華潤集團官方網站也披露:2021年11月22日,阜陽市委書記孫正東、市長劉玉杰、市人大常委會主任胡明瑩等人,集體到訪華潤集團深圳總部,華潤集團董事長王祥明“主持召開了阜陽市與華潤集團深化合作對接會,就進一步加強多領域合作進行深入交流,達成廣泛共識”。

      2022年2月17日,阜陽市財政局(阜陽市國資委)企業國有資產管理辦公室一位負責人在回應經濟觀察網記者問詢時表示,阜陽市對于金種子集團改制一事屬實,但資金投入主要是技術改造升級等項目,至于具體資金數額,他不掌握。

      華潤集團入局金種子(600199.SH)事宜在2021年11月之后一度受挫,這也表現在股價上,到2022年1月底,即農歷春節前,最低跌至12.83元/股。

      春節之后,金種子(600199.SH)股價緩慢“回暖”,至2022年2月15日收盤于14.32元/股。2月16日開盤后,一度略有下跌,但至午后,迅速漲停。

      按照2022年2月16日晚間金種子(600199.SH)公布的股權轉讓方案,華潤集團所轄華潤創投公司將受讓金種子集團 49%的股權。

      金種子集團是金種子(600199.SH)的第一大股東,截至2021年9月底,其持有金種子(600199.SH)27.1%的股份。阜陽投發公司是金種子集團唯一股東,而阜陽市國資委又全資控股阜陽投發,因此,阜陽市國資委是金種子(600199.SH)的實際控制人。

      如果此番股權轉讓完成,華潤集團將間接成為金種子(600199.SH)的第二大股東,但實際控制人仍然是阜陽市國資委。

      知情人士稱,預計今年金種子(600199.SH)還將通過定向增發的方式,使得華潤集團獲得控股權。

      對此,阜陽市財政局(市國資委)企業國有資產管理辦公室負責人回復經濟觀察網記者稱,“至少目前我手頭還沒有這樣的方案。”

      兩位證券行業資深從業人士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按照現行的法律法規規定,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的變更,如果不涉及到增發股份,已經無需證監部門的審批;但是如果要以定向增發的方式進行,則仍然需要審批。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首席記者
      2003年從業迄今,近年來專注于涉及公共利益的,經濟、法治、環境、健康類新聞題材的調查報道。
      免费高清理伦片A片试看
      1. <strong id="b3aau"></strong>